第八章 兵为将胆(新书求收藏、推荐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所有的山贼闻言,无不为之动容,互相忘了几眼,深深的点了点头,然后齐刷刷的跪倒在苏俊面前,朗声说道:
  “苏爷教训的是,我们必当尊从苏爷的号令,紧随苏爷的脚步,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。”
  这一刻,苏俊知道所有的山贼彻底的对自己心服口服了。
  或许前一日,还有一部分山贼对苏俊只是面服心不服,认为他不过是一落魄游侠,能走到今日,无非是得到石黑虎的器重。
  可现在所有的山贼看向苏俊的目光中闪耀着异样的光芒,其中有畏惧、有期待、有敬佩,但更多的是信任,是一种士肯为知己死的信任。
  所有的山贼感觉浑身的疲惫一扫而光,浑身上下,仿佛有使用不完的力气。
  接下来的几日训练,大家虽然每日依旧累的半死,但是没有一个偷懒的,除了四十几个伤情严重,无法参加特训的山贼,其他的三百多个山贼硬生生的坚持到了最后。
  当然这些人的收获也是巨大的,无一不是以一敌十,以一挡百的好手,在以后的日子里为苏俊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。
  当然这都是后话,我们暂且不提。
  一晃二十天过去了,这二十天黑虎寨的山贼都有了质的飞越,这让苏俊感叹道人的潜力不能说无穷无尽,但至少也好似是女人的沟,挤一挤多少总是会有的
  苏俊从头到脚的打量着这三百多人的队伍,每个人的气质都有了极大的改变,不在是那种山贼混吃等死,终日无所事事吊儿郎当的样子,而是一种职业军人身上才有的杀伐冷厉的气质。
  苏俊相信即使再次面对上次官府数千人的突袭围剿,这些人就算不能打退官兵,但至少也能保证大家全身而退,不至于被生擒活捉或是丢了性命。
  “兵是将之胆,将是兵之魂”,苏俊手底下有这样一支小队伍,顿时豪气冲天,对于去二道峰也是信心十足。
  苏俊将一众重伤员留在山下,相互约定好事情谈妥,再接他们上山,接着便浩浩荡荡的就向二道峰行去。
  等苏俊一行人赶到了二道峰的时候已是戊时(现在的晚上7点到9点),远远的看到二道峰上一杆大旗,旗上一个硕大的“東”字,很是威风。
  见山下有人来拜山,山上的人大声喊道:
  “蘑菇出头,哪里长?怎么吃?”(什么人,从哪里来?要干什么?)
  邓彪向前大跨一步,声音洪亮的应对道:
  “山根蔓,水连环,百兽之王,啸林山。”(大家都一样,同是山贼弟兄,我们大爷姓石,叫老虎)
  一旁的卢顺接着说道:
  “浪翻天,掀沉船,鱼儿过江,觅个湾”。(碰到官府围剿,寨子被破,借同道宝地应急)
  山下话说的清楚,山上自然听得明白,不一会上面就没了动静。
  苏俊知道,这是小崽子们进去汇报给大寨主,请大寨主定夺了。
  不一会,山门的吊桥缓缓的放了下来,为首的并非是东琥,而是东琥的一个亲信,叫郑老栓。
  郑老栓对着众人一拱手,笑嘻嘻的说道:
  “我当是哪路神仙来我们二道峰,原来是黑虎寨兄弟,怎么不见石大当家的啊,我老郑未曾远迎,勿怪勿怪啊!”
  苏俊并未吱声,山贼有山贼的规矩,对面下来的是郑老栓,他还不配让苏俊回话。
  邓彪一看是郑老栓,也是仰着头,抬着鼻孔,冷哼道:
  “东大头目好大的架子,知道我们黑虎寨的人来,也不下来过过场,还真把自己当成大人物了。”
  ”哈哈,里面请,里面请”
  郑老栓也不生气,打个哈哈,就在前面带路。
  黑虎寨一行人跟着郑老栓来到了二道峰聚义厅。
  苏俊还是第一次来二道峰的聚义厅,只见厅内修建的极其奢华气派,百盏油灯把大厅映衬的灯火通明,大厅的最前方挂着一块方匾,上面龙飞凤舞三个大字:聚义厅。
  牌匾之下,是用玉石修砌了一座八尺见方的高台,高台上一张横铺着一整张白虎皮的巨椅,椅子上端坐一人正是“花面鬼”东琥。
  只见东琥大鼻头,三角眼,高鼓的太阳穴,满脸的横肉,苏俊一打量就知道东琥绝对是练家子,还是心狠手辣的练家子。
  东琥眯着三角眼,笑着说道:
  “下面的可是黑虎寨的众位兄弟,怎么不见你们的大头领,石黑虎哥哥?”
  苏俊深吸一口气,双手抱拳道:
  “东大头领,咱们明人不说暗语,在下黑虎寨新任大爷,苏俊,前几日官府围剿我们黑虎寨,虎爷不幸被官府杀害,我们今日来二道峰借地儿来的。
  东琥脸上微变,转而笑着说道:
  “好说好说,黑虎寨,二道峰向来一条心,不曾想石大当家的竟然遭此劫难,我东琥必定对各位弟兄一视同仁,过些时日,待我点齐兵马,就带大家杀下山去,为石黑虎报仇。”
  “东大当家的,我想你是误会了,我们并非来投靠二道峰,只是暂借宝地,等过段时间,另寻了山头,就告辞,他日必定报答今日收留之恩”
  苏俊歪着头,斜着眼睛打量着东琥,一脸的桀骜不驯。
  “好说好说,小崽子们听说众位兄弟到来,早就准备了酒肉,我们先喝酒吃肉,晚些再谈正事。”
  东琥话音刚落,二道峰的一群小喽啰端着大盘酒肉走了进来,大块的肘子肉、熏香的鸡腿、整坛整坛的美酒,尚未摆上桌子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疯狂的刺激着苏俊身后一众山贼的味蕾。
  赶了一天的路本就又渴又饿,更何况近日来吃的都是山间野果和粗制的山味,嘴巴里早就能淡出个鸟来,这时候的美酒佳肴,对渴望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山贼来说,无疑是致命的诱惑。
  “多谢东大当家的美意,我们黑虎寨庙小人少,平日里兄弟吃惯了粗茶淡饭,受不了这等油腻,我们只需一个容身之地即可,吃的就不劳您挂念。”苏俊微笑着说道。
  面对着美食佳肴,说苏俊不馋那是骗人的,不过苏俊的自制力一向很好,岂能被一点食物所诱惑?当然苏俊不吃自然有苏俊的道理,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的,外人给的东西还是少碰为妙,虽然同是山贼,但是防人之心总是该有的。

章节目录